問他是否知道有執照基金公司


過了一段時間,徐忠明再次打電話給李琳,問他是否知道有執照基金公司。他可以通過這家公司注冊產品。他們支

付了傭金和傭金,再次被李琳拒絕。李林回憶說,徐忠明告訴他們,他們已經與外國基金公司達成合作,但由於基金公司收

取4%-5%的費用,而基金收入只有10%左右,他們和基金該公司停止了合作。

提供兌換人民幣、港幣服務,瀏覽實時人民幣匯率報價及走勢

但徐仲明並沒有停止尋找出路。

„因為我曾經和他談過進化產品有一天他突然問我是否可以用進化銷售基金這樣我就可以繞過許可證限制我懷疑,部分原

因是投資者願意投資他們的產品,但也因為進化將允許他們進入。但是六個月後,我從我的同事那裏聽說他們的產品通過進

化成功地銷售了。李林進一步回憶指出。

在他們的資金可以通過Evolution出售後,徐忠明問李琳是否有興趣銷售該產品。李琳又拒絕了。根據李琳的回憶,在與

徐忠明的同事聊天後,他判斷該產品存在一定的風險。

“根據徐仲明的員工所說,與此產品相關的財產索賠非常令人困惑。許多印度人來到公司借債,說3000萬的財產還沒有

還清。募集資金運營的項目尚未全部到位,說明中間運營存在巨大的隱患。李林說。

然而,《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告》記者在調查中並沒有完全證實,該人所召回的產品是爆炸事件的港富產品,但其時間表

和投資更為一致。

相關文章:

阿裏平台首次看到涉及資產拍賣的網上貸款

安生香港4億投資風險誰的錯

不會對投資者的資本損失負責

按照資產類別分別開具不同的賬戶

The product does not point to a specific asset